阿方

Tony 提交于 2011-05-10 00:51, 星期二
内容

阿方应该系高中时先有的称呼,我记得当时高三晚自修最后走的3个人一定有我,肥韬和孖吉。

唔知系米我地住得离学校近,所以我地晚自修都会最后先走,有时会去荔福小食吃个宵夜,个阵时有汤配的炸酱面都仲系1.5元,炸酱加左红萝卜粒来煮,所以比起其他地方的炸酱面会甜D和清爽D。翻翻正题,他们两个都会叫我阿方,仲有一个,我相信就系我高中时的班主任Hazel了。

上星期六高中隔离位阿杰大婚(对了,他也会叫我阿方),因为他是我高中同学也是我大学同班同学,所以会场有两围我都认得。虽说5时恭候6时入席,但7点可以开到餐已经令我喜出望外,但我地个围高中台始终坐唔满,睇翻座位表,原来班主任仲未来。

正当我在思考班主任是不是不来了我是不是可以吃多只大虾的时候,个样和8年前一样的班主任嗖的一声出现在旁边,我拉开座位帮她垫好餐巾摆好碗筷时已经上到年年有余了,于是我细细声问Hazel,“你中意吃鱼背定系鱼肚?”

“随便啦阿方夹乜我吃乜。”

于是我舀左一勺鱼肚,兜左少少葱,放入她的碗中,再补翻浅浅一羹豉油落佢个碗到。“点解系鱼肚噶?”佢问,“因为我唔中意吃鱼肚咯。”我答。

Hazel逐一问过同学们现在在哪里做事,当知道有人在卖煤气时她搭口话装管道煤气有没得打折,有人在卖啤酒时她兜住话可以买比屋企人饮,当有人答话卖紧猪奶(笑)时佢都兜得住话可以试下比佢个仔饮。可能呢D就系职业习惯吧,为师的都想自己的学生的发展,都算系一个结果。

系呢种场合话题好自然而然地就会转去结婚上面,我对呢个话题没咩一锤定音的观点,所以都系答呢D野话唔埋,顺其自然。其实在我自己心里一直有个公式——“万一我做左这(某)件事,我就会失去其他(某个)的可能性”,结婚生仔的话绝对系一个大件,我会失去的东西连我自己都好唔好意思摆上来讲(例如结婚生仔之后就唔可以抛妻弃子啦啦啦啦啦……),所以目前我的现状也就是这个样子了。

“阿方,你开心D啦。”

“啊?”

“你知唔知道我以前教你个阵我一直想做到一样野,就系要你笑,不过你从来都唔笑比我睇。”

“- - ||……”

嗯好吧我坦白其实我(读书)个时对Hazel的感觉非常微妙,我对英语的态度很大程度系因为佢(大概系不紧不慢,唔出力但又唔系没能力,表面不屑英文但又偶然拿下第一比佢睇),可以讲如果不是她教过我英文,我今天的英文一定是非常的烂。(骗人,应该是还有一个跟你不分上下但很勤力用功的白净美女的存在吧)

“我觉得你对另一半的追求应该系要智商好高个只,你对另一半的爱意只系摆系心里面,要对方好高EQ先会GET到,但其实女仔除左实际行动,甜言蜜语都中意噶BALABALA……”(后面个D都系普通料了)

于是我就回家继续打魔兽了,因为呢个关于现状的问题目前都系无解,我心里面有答案,但可能系个错的答案。

分享一个视频,【葛平金曲】循环(完整版),留意3分10秒。
http://www.acfun.tv/v/ac186700

次元突破 葛炮单曲 循环演唱
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831650/

文章标签

添加新评论

此字段内容将保密,不会被其他人看见。

Filtered HTML

  • 网页和电子邮件地址自动转换为链接。
  • 允许的HTML标签:<a href hreflang> <em> <strong> <cite> <blockquote cite> <code> <ul type> <ol start type> <li> <dl> <dt> <dd> <drupal-entity data-*>
  • 自动断行和分段。
有时候,快乐的经历留在心里就行了,不要留下证据,但我想可以和你一起快乐。

猜你喜欢

  • 首先介绍下晶晶同学,初中两年隔离位,一齐响班主任到补足三年习,父母开家长会个阵一见如故,过年互封利是都达到人民币纸币面值最大只单张,中午去机室,放学一起走(去机室too),去老师屋企补习前(机室three)(只系某个阶段),或者中午踩去二沙岛,唔落车直接从海印桥楼梯级铲落去,顿几次之后一齐将部车摆去财记(?)到调钢线,去对方屋企吃饭之类,老窦对初中的同学都没乜印象,除左晶晶。
  • 下昼上下上下课阿妈打电话叫我放学去阿婆度吃饭 去到个阵阿婆阿公已经同距地两个女打紧鞭炉,表妹翻到广州就一直冇停过,日日去街,表哥放左工赶紧翻来,舅父唔响度,世界第二懒表哥的继母过多阵都翻左 成间屋一定系一阵老人"除",当只老猫未死之前,仲有一阵压味,如果冇两个女嘅话
  • 不管你是没有玩过Bejeweled 宝石迷阵(宝石迷情)或者已经是挑战者形态或者是沉迷在无尽模式的“禅”大师,都先来看看这个页面先。
  • 感谢"除衫"系呢7个月间对我的循循善诱,你的中性观点教会我其实仲有第三个选项,工作性质令我识到DAXXO一票FXL嘅人,你的简洁,清晰的叙事技巧在MCC SHIPMENT上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,你每次讲述与小矮的搏斗总是令人开怀大笑,相信没有你的PUXX Team会少了很多乐趣。 现在你要走了,丢低一堆陈皮和尚懵懂的艾瑞克,BUT,你走啦,唔好理我地。
  • 晚黑10点另伟哥打电话上来话曾SIR入左城请以前物理班D人宵夜叫埋我,地理同物理都系B22,约埋5号落校道撞一部没牌的丰田花冠。我高中个班选修物理最好系重读去华工(翻左屋企没响度),今晚都系华师广工广大(再多就真系要坐车顶啦),我地周不时都有出来打机,所以见翻面都唔觉彼此有乜变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