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转到主要内容

为什么要写作

心里隐匿的、幽微的对话其实永远得不到曝光,在意识上,最深刻最动人的往往是意表以外的东西。内心燃烧的能量会形成一股波动,只有离开批判与想象的时候我们才接收得到那股波动。带着过去的渴求、现在的臣服、以及未来的放弃,以一种接近天真的感动去接受发生的一切,这种深刻与动人的感受你一定有过。

只是文字和语言太强了,他们通过传播与网络一直在扭曲我们干净的价值观,还切割了本来单纯的意志,这个“单纯”是最初的脆弱、是似有若无的爱。可惜人喜欢清楚、喜欢强,殊不知越强越粗糙,那种粗糙的所到之处,都被碾得支离破碎。我们想看见生命深刻的层面,毫无疑问要离开集体,回到自我中心,把知识一次又一次隐藏,让童心一次又一次展现。

肆意表达,不是封闭与恐惧,只是修补。许多事要靠许多人才得完整,完整的简单,让自己像是跪在宗教面前接受按手礼的孩子,没有动机、没有公式,没有投射也没有背景,只是说:我还在,一直在。

Category

猜你喜欢

  • 林中有两条路,而我选择了人迹较少的那一条。就算梦想被遗忘了,梦想也不会不是梦想。就算路无法被看到,路也不会不是路。希望是本无所谓有,无所谓无的,这正如地上的路,其实地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路不只是用来走的,更重要的是在行走中向前迈进。无法让人前进的路便不能走。虽然路为所有人敞开,但并非所有人都有资格走那条路。我又踏上了一条路。
  •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,在我一生的。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爱,想吃,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。后来我才知道,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,人一天天老下去,奢望也一天天消失,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。
  • 我曾听人说过,当你不能够再拥有,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。
  • 我常会有这种妄想:其实呢我是个演员,我在用我一生的时间在扮演另一个人的一生。终有一天当某个关键性情节结束后,突然传来导演喊「咔!」声,然后灯光大亮,那些从前我以为是家人朋友的演员们纷纷跑来与我握手,庆祝史上最长电视剧的杀青,而我却入戏太深,完全忘了本该属于我自己的那个人生…
  • 尽管有数不清的海难,人类依然扬帆出海,同样的道理,尽管有无数次股灾,人们依然会进入这个市场,辛勤地买低卖高,怀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,将手里的资金投入到股市,去参与这场伟大的博弈。这和人们去探险——去看看地平线以外的未知世界,是一个道理,它们都是我们人类本性无法分割的一部分。事实上,在资本市场博弈和到未知世界去探险都源于我们人类的同一种冲动,因为市场的地平线之外也是一个未知世界——未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