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转到主要内容

九、看起来光鲜的苦逼物流人

Tony 提交于 周一, 2016-05-16 - 10:44

有一种人,他们在CBD办公,在办公室里面互称CINDY、ROSE、JACKEY、FRANK,出门去客户办公室可能又被叫做小王、小李,跟业务合作单位通电话称呼对方张哥、孙姐;早上在路边摊吃个煎饼果子,中午在食堂吃个份饭,下午也许和客户在咖啡馆喝着铁拿,晚上和客户在豪华酒楼里推杯换盏,更多的可能是在某个尘土飞扬的集装箱场站门口凑合一碗拉面,也可能和某个业务伙伴在城市某个角落吃路边摊,更可能连续好几个星期都是下半夜喝的迷迷糊糊回家;出差的时候,也许是住在最豪华的酒店,更可能在经济型酒店一住半个月;他们可以跟世界五百强的主管级喝着咖啡飙英文,也能跟偏远山区某个小作坊老板喝土烧酒拍肩膀;他们的朋友遍天下,却有好多是合作多年未曾谋面;他们社交范围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。他们有警察一样敏锐的判断,有老师级别的口才,有大学教授一样丰富的知识,有运动员一样的体魄,有旅行家一样丰富的旅行经历,有骆驼一般的体力,有骡子一样的韧性,他们是全才的销售员。他们收入也许高到比金领还要高,也许低到大厦清洁工一样。但是,他们穿的永远光鲜,他们用着最时尚的设备,每天24小时待命。他们是超人吗?不,他们是物流人。

物流这个行当,一边连接着贸易和制造企业,一边连接着码头堆场车队等普通服务单位。要求从业人员能上天入地,能屈能伸,知识面必须非常广,社会经验特别丰富,堪称销售员中的全才。

外行人看物流人,经常被他们光鲜的外表所迷惑。殊不知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企业形象、与高端客户以及船东对等交流、给普通客户一种安全感,而实际上他们却很少得到和光鲜的外表一样的收入和社会地位。作为服务业从业人员,他们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,事实上是处于一个很尴尬的位置。如果他们真的和外表一样高大上,那就没法面对工厂里两手是油的小老板,也没法放下身段和场站里普通装箱工人一起吃盒饭,更不可能在寒风中一待就是好几天监督装船。他们小心翼翼地保持着恰如其分的光鲜,不能太过分,盖过客户的风头通常不是好事儿;不能太跌份儿,让外人觉得这个公司太穷也是得不到客户信任的。

作为服务业,每天上班要比客户早,在客户上班前处理完自己应该做的事情,看看昨天发给海外代理的邮件是不是已经被回复,研究当天的销售计划,总结昨天的业务情况。每天下班也必然比客户晚,要把需要发给海外的邮件全部发掉,完成客户下班前交代的工作。每天八小时工作制只能是一个传说。有时候公司内部开会都只能安排在周末休息日进行。就算是晚上陪客户吃饭喝酒,无论喝到几点,第二天(其实往往就是当天)必须在9点以前到办公室。业务淡季,工作并不忙,却不能因为工作不忙就早早下班,如同银行必须准点上下班,也许下班前一分钟有客户来办业务。业务旺季,工作非常忙,也不能因为忙而降低服务质量,因为每个客户都是辛苦展业得来的,忽视一个客户就可能形成不好的口碑,失去若干个潜在的客户。

不过,这个行当也是最有成就感的一个行当。当看着价值连城的货物经过自己的手源源不断地运往世界各地,听到自己的辛苦被客户肯定,尤其是经历了千辛万苦和客户共同解决运输上的难题,这种喜悦,不是简单的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。

痛并快乐着,这是物流人真实的写照。我总说:干上物流就跟加入B社会一样,一入这个行当,就再跳也出不来了。是啊,世界上哪有比这个行当更复杂的?哪有比这个行当更能激发一个人的想象力的?哪有比这个行当这样每天都有新知识可以学的?

可以说,这个行当每天都可能有惊喜,每天都可能有意外,每年都见证一批企业的崛起。老办法能用一百年,新招式也许能创造巨大的财富,一切都源自于这个行当的从业者,一切都源自于市场经济自发发活力。

如果你是他们的客户,请对他们宽容一点,他们赚些小钱,脑子里只想安全地替你把货运到你要的目的地;如果你是他们的同行,请把他们当做你的朋友,大公司有大公司的苦恼,小公司有小公司的难处,都是在讨生活,何必不给人一条生路?如果你是他们的家人,请不要以为他们没有责任感,吃吃喝喝只是他们的工作方式,周末睡个懒觉是他们最奢侈的休闲,他们只想赚钱养家而已。

一辈子做一回物流人挺好,做一辈子物流人挺苦。在一个完全市场化的行业里工作,积攒出的人生经验和业务能力,是物流人最大的财富。